360度360行: 挽救“毁容”的电影修复师

75 阅读

央广网上海(记者 石昊鑫 刘一荻)2018年6月16日,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备受瞩目的4K电影修复单元也正式与影迷见面。一部部经典老片又重新以最美好的姿态登上大荧幕,勾起人们怀旧思绪的同时,也让长期居于幕后的电影修复师“走”上台前,走入人们的视野。

从6月13日一大早点到14日深夜,上海电影技术厂的电影修复师吴云岳已经在大荧幕前看了将近40 个小时的电影,没有合过眼。“不仅仅是看,我的任务是捕捉毛病、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因为一个小小的瑕疵会造成人家对这部影片的偏见”。对于吴云岳来讲,他的使命就是修复被时间“毁容”的电影。

上海电影技术厂,二楼,只能容一人半通过的走廊,两侧堆积着大大小小上百个装着电影胶片的圆盘铁盒。这里面,珍藏着一个时代的故事,印刻着不朽的经典。

同样在二层,两台胶片洗印机和5台胶片拷贝机格外显眼,它们是胶片电影繁荣辉煌的见证。胶片从拍摄片场拿回,需要在上技厂进行质量控制、洗片加工、半成品与成品鉴定、印片与配光、剪接合成、翻正片与翻底片制作、制作大量发行拷贝等多个步骤。“(拷贝机)每小时5000米以上的速度,一台机器几乎一小时可以出一部到两部拷贝,我们有五台机器,最多的时候21天洗了2000多部拷贝。当时工作人员配备是两班倒的,12个小时一个班。那个时候胶片真的很辉煌。”

吴云岳回忆,从2006至2008年,全国上下迎来了胶片电影拍摄和拷贝的高潮,“全国的洗印厂都是这样,都忙不过来。2003年的时候,就有消息传来,数字发展得很快,说要开始搞电影修复,还要搞数字电影,我就在想这哪年哪月,感觉很遥远的事”。

胶片电影的“命运”急转直下,“打”得吴云岳措手不及。从2011年开始,胶片的拷贝“一下子就没有了,我记得最后一部译制片好像是12年3月份就结束了”。2016年,国内最后一条胶片生产线的关闭,曾经盛极一时的胶片电影终成历史。

从1973年进厂到2016年退休,为胶片和电影奋斗43年的吴云岳看着如今生了锈、蒙了灰的机器,失落神色难掩。他坦言:“(胶片电影)好在画面的质感、彩色的饱满度,那种层次丰富感,如果你比较的话,肯定会选胶片的。但是它有好多局限性,比如拍摄时候的曝光、准确度、采景环境,还有胶片的特性”。

“没办法,技术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必然的。”从印洗到修复,受不了电影“毁容”,岁月好像一把刀,拼命地想在胶片上划下痕迹,吴云岳则拼命地想要把它除去。

随着保存年代和储存条件的不同,胶片上难免会出现不应有的东西,霉点、油渍、污渍、划痕等等。“如果有一点小灰尘粘在某一个画面上,放在一般大小的荧幕上它要增加300多倍,这怎么看电影?”和胶片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吴云岳忍受不了一点点瑕疵给电影画面带来的“毁容”,他希望这些可贵的艺术品永远以最美好的状态出现在大众面前。保护底片就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这是他经常说的话。

“装胶片的铁盒子上都是灰尘和锈迹,一打开,一股难闻的气味就冲上来,白手套一摸就是一层灰。”上技厂资深胶片修复师胡玉娥形容。“片子的颜色都已经褪了很多,一部素材扫描以后,出来的颜色也好、气氛也好,可能会完全不一样,如果你不认真仔细的去做,可能会搞出笑话来,”吴云岳告诉记者,光、色的一点偏差,可能会影响整部电影的效果,更会影响观众的感知,同时也是影响整部电影品质的关键因素之一。

或许,我们能够从电影修复师身上找到工匠精神的体现,“他们不图什么,就兢兢业业,努努力力地这么做,而且在这种环境下做,这就是工匠精神,真的幕后英雄,不需要吹的”,吴岳云说。

[返回首页]
版权声明
1.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邮件联系我们support@email.thinkincloud.cn